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党员风采

“小李飞针” 治病救人——记民革昆明盘龙区基层委四支部党员、圣爱中医馆主治医生李迎超

时间:2018/7/23 11:02:33|点击数:

“李医生,请您再加一个号吧,我是从广州慕名而来的。刚下车就赶过来,也是非常不容易……”“哎!好,好!给他加一个号。”在求医者排成长龙的人群当中,一位患者和一位医生的对话。这样的情形,在昆明市环城南路与北京路交叉口的圣爱中医馆“迎超系统核心针灸研究院”内,每时都在发生……那么,一个地处昆明一隅的针灸医馆,凭什么吸引了全省、全国的众多患者前来就诊,医术有何过人之处?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日前走进圣爱中医馆,对针灸医师李迎超进行采访。

一进医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锦旗:“大医仁心,福泽苍生”“小李飞针,再世华佗”“神奇飞针治顽疾,厚德仁心解病苦”“妙手神针除顽疾,德艺双馨传天下”“李氏门中出圣手,迎来送往几毫针,超然手法除病根”“笑脸相迎贴心暖,德艺高超救病人,不图名利谋布祉,济世良医美誉传”……透过这些发自内心的、生动感人的话语,可以感受到这一面面锦旗背后,是一位位患者由饱受疾病之苦而获诊治痊愈的由衷喜悦和发自肺腑的感激之情!看看现场那众多带着信任、信赖、信服的神情,安静地等待针灸的求医者,生动地印证了锦旗上的赠语的真实性。再看看治疗室内,有七八十岁的老者,有三五岁的小朋友,有的头上扎满针,有的颈椎、背上扎着针,有的四肢扎着针,看到忙碌的李迎超医生从身边走过,他(她)们都会热心地和他打招呼。李医生也会根据各个病人不同的情况,询问患者的感受,摸摸患者的腿问酸胀感有没有消退,晚上睡得好不好等等。看到李迎超医生太忙,记者便和其中一位患者攀谈起来,了解到她来自文山,来时腿脚疼痛,行动都要借助拐杖,“扎了几天针后,现在好多了。”“李医生真好,我是头痛,来扎了三四次,现在也大幅缓解了。”旁边的一位患者主动凑过来说。“李医生这个人,医术高明,医德非常好,总是笑脸相迎,细心了解病情,求医者众多,他不急不躁,不温不火、问长问短,轻言细语,让我们心里感到石头落地。他不但通过针灸医治患者,还通过心理解压抚慰患者,这个非常难得。”一位来了四五次的老年李姓患者主动和记者说起“李医生的好”。 一位干部身份的患者了解到记者前来采访,特意和记者介绍说:“李医生最难得的是,不管是高官还是平民,大老板还是困难群众,他都能做到一视同仁,热情相待,详细了解病情,对症下药!他把医德、医风看得很重,甚至拒绝了有些老板提出的合作邀请,坚决不做钻在钱眼里不能自拔的医生。我在接触中还了解到,凡是低保户的患者,他都是免费诊治,农村贫困病人也时常给予部分的减免,这个确实难能可贵,堪称有一种社会担当!我们在脱贫攻坚工作中,发现不少群众是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我们这个社会太需要像李医生这样有担当的正能量医生了!”……听了这么多,这位众口赞誉的李迎超医生还没接触呢。

记者走进医馆里间,没想到里间更为拥挤,靠左墙并排放着三张床,都躺着患者,右边虽然放着简易的桌凳和茶具,但医生也没空喝茶,患者也是人挨人坐着……在患者之间,李迎超医生带着助手,似乎要使出凌波微步和乾坤挪移的“功夫”,才能在狭小的空隙里穿行,挨个给患者扎针、拔火罐、询问病情、告知注意事项……也时不时开句玩笑,缓解患者因病痛而存在的消极情绪和心理压力。面对病人的诉说,李医生安慰说“只要疾病的根挖出来了,身体就会好起来的”。他穿梭于众多患者之间,连喝水的时间都抽不出来,助理只能趁他给一个病人扎完针或者拔完火罐的间隙给他递上水杯,他赶忙喝两口又接着给下一个病人治疗。看着这样忙碌的李医生,记者只能插空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他攀谈,这样一方面深感采访困难,一方面又深受感染。同时转念一想,其实鲜活的现场和事实难道还不说明一切吗?!难道还有什么夸夸其谈能胜过真实的事实吗?!于是,记者立即举起相机,记录李医生诊治患者的一个个生动温暖的瞬间!

针灸,是中国劳动人民创造的传统医学,是治疗人体生理、病理性疾病的一门学科,针灸疗法最早见于战国时代的《黄帝内经》一书。针灸通过经络、腧穴的传导作用,以及应用一定的操作法,来治疗全身的疾病。通过针灸、推拿、按摩、拔罐等综合治疗手段,使人体达到阴阳调和而康复。中医博大精深,但因为近现代社会上频繁出现部分不学无术的“江湖郎中”,即鲁迅笔下痛斥的庸医,导致不少人对中医的疗效持怀疑态度,甚至在民间流传着“喝酒吃肉骂中医”的段子。然而记者在现场通过实际采访了解到,这位人称“小李飞针”的医生,擅长治疗颈椎病、头晕、头痛、肩周炎、腰椎间盘突出、坐骨神经痛、膝关节骨质增生、腰肌劳损、网球肘、足跟痛、尾骨痛、小关节错位、中风后遗症及各种急慢性软组织损伤等,并且还为众多的疑难杂症患者医治好了伴其多年的不明疾病,如医院检查不出原因的头痛、习惯性失眠等。

通过李迎超医生的助手,记者了解到这位“小李飞针”的专业背景。李迎超2004年毕业于河南中医学院针灸推拿专业,曾工作于河南省体工大队门诊部;2008年,考入云南中医学院硕士研究生;2009年,加入圣爱中医馆成为一名中医针灸医生;2012年,坐诊云南中医学院门诊部,日门诊量突破120人/天;到2016年,日门诊量突破160人/天。从医十余年,十分注重神经系统对人体气血的影响,在数以万例的病案支撑下,李迎超总结出了一套疾病整体系统化、病症核心模块化、病人个性化专业治疗脊柱神经疾病的特色针灸手法,主要采用针灸的平衡针疗法,中医推拿,正骨点穴,专业、专心、专注于治疗各种疼痛类疾病,疗效显著,立竿见影,从医德技双修,总是笑脸相迎、和蔼可亲、收费低廉,让众多中风、脑梗、顽固性失眠、头痛、脊柱疑难杂症、颈椎病患者重获健康。因此,被患者们称为“阳光医生”“李一针”“李飞针”,声誉鹊起,名播省内外。

从医十余年,不少患者来找李迎超就诊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医生也不敢下结论!”为什么众多医院经过重重检查都没法给患者确诊?这是李迎超十余年追寻的一个医学疑问。李迎超通过长期的临床研究得出结论:脊椎构成人体的中枢,具有支撑身体、保护脊髓及其神经根的作用,并参与构成胸腔、腹腔和盆腔,保护各腔内的器官,同时也是许多骨骼肌的附着部位。它上连大脑,下连五脏六腑和四肢,因此任何一块脊椎体的错位,都会给身体健康造成影响。它也是人体的控制中心,一旦脊椎出了问题,随之而来的就是对神经产生压迫,时间长了就要影响人体各个器官的正常功能,如心、肝、脾及四肢等,因此,脊椎的健康与否关系着人的生活质量和寿命长短。很多无法确定的疾病都可能与脊椎有关,其实是颈腰椎病变的引发病症。脊柱是人体的第二条生命线,在人体当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如果脊柱出现了问题,会对人体的健康造成很大的影响。大量临床科学研究证实:80%以上的慢性疾病可能都与脊椎错位、脊神经被压迫有关。基于此,2017年10月,李迎超带头筹建的“迎超系统核心针灸研究院”在圣爱中医馆成立。以“传统中医针灸学术理论为基础,脊柱神经学为诊断治疗核心”,遵循以“病——人——病人”的整体维度为疾病预防治疗的宗旨,运用中医特色针灸推拿、正骨点穴等疗法,为脊柱系统疾病患者提供专业的中医诊疗。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由李迎超医生带头成立的“迎超系统核心针灸研究院”作为圣爱中医馆传统灸法推广基地之一,长期致力于运用中医特色针灸,火罐治疗优势广泛应用于临床及科研实践中,对治疗脊椎(颈、腰、胸椎)疼痛引发的中风、脑梗、顽固性失眠、耳鸣、头痛、鼻炎、面瘫,心、脑血管等疾病取得了良好的临床效果。“迎超系统核心针灸研究院”在学术带头人李迎超数以万计的病案支撑下,重点突破目前高发、常发、难以根治的脊椎病引发的病症,用“一心、爱心、诚心、暖心”诊治广大疼痛患者,使针灸这一祖国的优秀传统诊治系统有所创新,有所发展,有所突破,以致发扬光大,造福社会、造福人民。

在医院的案例档案上,记者就了解到李迎超医生的一个经典案例:

高某,女,43岁,大理洱源人。高某经常眩晕、失眠、手麻、下蹲困难,经检查患有低血压、胆囊炎、妇科疾病、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等,病人情况相当复杂,而病情也颇为严重。高某自嘲道:“我的身体已经像一辆老破车了,疾病缠身,吃药、住院已经花光所有的积蓄了!”来到李医生处时,自述每天晕很多次,只能平躺休息,血压偏低,肚子随时胀疼,每天腹泻4到6次,满脸黄褐斑,吃不好,睡不好,不能正常生活、更不能劳动。李医生考虑到该患者生活在农村,全家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捡核桃,家庭经济困难,便决定为其免费治疗。治疗期间先重点处理颈椎、腰椎问题,1个月后,腰也不痛了,也可以蹲下了,治疗四五个月后,患者已经痊愈,胆囊炎,妇科炎症好了,头晕的症状消失,血压正常,且近两年内病情没有复发。

记者因为长期伏案工作,颈椎劳损,于是借这次采访的机会,也挂号排队接受了李迎超医生一次针灸治疗,作一次体验式采访。在李迎超给记者针灸时,记者就目前很大一部分群众关心的问题向李医生进行了询问,如“平时如何做好颈椎病的预防?”“保护脊椎是睡硬床好还是软床好?”“目前风行市场的乳胶枕对颈椎保护效果如何”等。李医生说:“保护颈椎主要是不要长时间低头,伏案、看书、用电脑、玩手机个把小时一定要起身动一动;保护脊椎要睡硬一点的床好;目前没有科技数据支撑乳胶枕对保护颈椎有什么特殊的效果……”在得知记者饱受颈椎病痛十余年时,他谈到自己考研考博时,从早到晚看书,颈椎也在一定程度上受损,这时有患者笑着问道:“超哥,那你能给自己扎针治疗吗?”一时间,坐满患者的治疗室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采访结束之时,李迎超医生坦言:“做一个会赚钱的医生并不难,但做一个好医生很难。我也曾迷茫过,但想到中医“悬壶济世”的优良传统,看到前辈先贤身体力行践行大医仁术,我还是立志向古人前辈学习,做一个病人心中的好医生,做一个同行认可的好医生,做一个自己心中的大医。一旦放平心态、放下欲念,其实医生就是医生,做好一个医生该做的就行了。”唐代医学家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说:“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求含灵之苦……勿避险希、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医者仁心仁术,李迎超医生担得起此评价!古龙小说中的小李飞刀,刀无虚发、刀刀夺命;而现实中的“小李飞针”,也是针无虚发、飞针一枚,看似要命、实则救命!众多锦旗上的“小李飞针”之名,真的可谓实至名归,名不虚传!

本文来源:民革昆明市委 作者:伏自文、段文霞